揭秘高考试卷押运安保过程:70余小时不离人

揭秘高考试卷押运安保过程:70余小时不离人

在北京的正东方约300公里的河北省迁安市,有这样一块不为大多北京人所知的北京管辖的区域——首钢矿业公司迁安矿区,整个矿区现有职工、家属近6万人。据悉,首钢矿业一中考点,隶属首钢矿业公司管辖,考务工作隶属北京市石景山区教委,是北京市最远的一个高考点。6月6日,押送人员将试卷送达该考点保密室,待考试结束后,再将试卷押回北京教育考试中心,全程共70余小时,其间民警全程看护。

近两天,记者就该考点试卷押运、看护、安保以及高考首日等情况进行了全程跟访。

□押运

押运途中上厕所保密员需轮流去

首钢矿业一中考点考试试卷要在6月6日全国统一高考的前一天从北京城区试卷存放地点全程押运到学校保密室中,内保局大企支队承担着试卷往返押运的任务。为确保高考试卷取送的安全,支队选派车况完好的警车、驾驶技术精湛的民警、责任业务最强的骨干,全程押运。

6月6日早上7点半,两辆警车护着一辆押送高考试卷的车从石景山教委出发,前往位于河北省迁安市,距离北京市最远的首钢矿业一中考点,单程距离约300公里。

早上8点半左右,押送车辆在两辆警车的护送下,通过京哈高速白鹿收费站,随后以每小时约100公里均速向前行驶,整个过程始终有序地保持“1”字形。

据记者观察,约300公里的路程,押运车中途只在服务区停留过一次,押运车里的保密员要上厕所,只能由民警在外边打开车门,并且不允许两名保密员同时离开车,一人上完回来后,另一个人才能去,整个过程还由教委纪检人员监督。

□看护

吃喝都由专人送70余小时不离人

上午约11点,押送试卷车到达学校,随后,工作人员将装有试卷的铁箱子直接抬入保密室。

据了解,自试卷进入保密室后,保密员便一步不能离开保密室,吃喝都由专人送,直到考试结束。其间,每天安排2名民警负责维护学校周边的环境,晚间,还会有民警巡逻。同一时间还安排2名民警对试卷保密室涉及的前后4天70余小时全程看护,确保试卷的绝对安全。

据介绍,北京的其他考点,均是一门考试结束后,就立即将考卷送走,不在考点内存放。只有这一个考点的试卷,需要等全部考试结束后,再一起送回北京教育考试中心。

内保局大企支队负责人表示,为确保此次高考万无一失,自6月1日起,内保局大企支队指导该校着手启动高考保卫方案,从电力供应、信息网络、车辆运输、校园周边环境保障、医疗保障、试卷押运看护、后勤保障等方面做了详细的安排部署。

记者了解到,今年首钢矿业一中考点共设立考场29个,考生549名。而此次高考安保,内保局大企支队先后出动警力160余人次,车辆32台次,单位抽调安保、维护秩序人员260余人次。

■高考故事

担心放炮影响考生市民将婚礼改地儿

首钢矿业一中位于河北迁安城乡接合部,其周边饭店、旅馆、集贸市场、超市等场所较多,对此内保局大企支队协调河北警方共同开展工作,提前对周边社区、商户进行宣传,加强校园及周边治安秩序的维护、整治和巡视,并提醒、劝阻考试期间不能举行大规模庆祝活动等。

为了给考生创造良好的考试环境,高考期间,首钢矿业一中周边禁止车辆鸣笛,像噪音较大的摩托车必须熄火推行过考区。尤其在英语考试当天上午将学校前主干公路进行临时交通管制。

家住滨西小区的崔女士正赶上英语考试当天上午嫁女儿,根据当地习俗,放爆竹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为了不影响考生,我们将饭店改了。”崔女士说,女儿的婚礼原本定在矿业一中周边的饭店,后来听说当天上午正好赶上考英语,怕影响考生,最终一家人将饭店改在了较远的一家。

京华时报记者周鑫

(原标题:北京最远考点试卷要呆70小时)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同行对船长侥幸逃命的看法

因为我是他同行,我在竭力为这位船长推卸一点天灾的责任。因为船长的天责就是维持船舶安全。我们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出了天灾事故,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指责,其责任由调查后的结果来承担。只要是一位负责人的船长和驾驶员,他们对船舶安全都视为天职,必须确保并且做得更好。


长江沉船七日祭

今天是沉船事件的“头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一天魂兮归来,亲人隆重祭奠,表达哀伤与缅怀。鲁迅先生也曾说,痛定之后是可以长歌当哭的。滔滔江水,淹我亲朋,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猎猎风幡,吹我愁肠,愿我亲人,往生极乐!


高考报道的困境

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又引起媒体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对毛坦厂中学的“办学声誉”丝毫不构成影响,反而成为对学校的宣传———每年媒体的报道,为这所高中带来更多的生源,家长才不管学校办学有多畸形,要的就是把学生分数提高。


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