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1家上市公司卷入反腐风暴 23名高管被查

今年31家上市公司卷入反腐风暴 23名高管被查

5月4日,2015年中央第一轮巡视已经结束。据中新网不完全统计,在此轮巡视期间,26家央企中就已有近20名高管被查,包括多名已退居二线的前高管。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3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1人,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5人,国家电网公司2人,宝钢集团有限公司1人,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2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1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3人,中国电信集团公司1人。

据新文化记者统计,在19位被调查的央企高管当中,有7人是在上市公司的控股公司或是上市公司任职,涉及到A股上市公司共计10家。至此,从今年年初至今,共计23位上市公司的高管或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高管因为反腐风暴而遭遇调查,涉及上市公司达到31家。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不排除会有更多上市公司高管在反腐风暴中落马,而这对于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上市公司形象都将会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种种迹象表明,反腐风暴已经开始刮向上市公司。

■数量

31家上市公司23位高管接受调查

据新文化记者统计,目前在反腐风暴当中被波及的上市公司分别是宁波港、南方航空、民生银行、南威软件、武钢股份、中国石油、营口港、成都路桥、五洲交通、京能电力、昊华能源、京能置业、赤天化、云维股份、宝钢股份、大庆华科、石油济柴、中国石化、中海油服、海油工程、文山电力、国电南瑞、置信电气、东方电气和号百控股等31家公司。

据同花顺提供的数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年初至今年2月初,反腐风暴已吹至70家上市公司,其中资源类上市公司,包含有色、煤炭、石油、燃气等约18家,占1/4左右;房地产上市公司有6家;金融类上市公司有6家;医药类4家;运输业包括航空及海运类共3家。

新文化记者统计后发现,在23位高管当中,除了徐华江这位已经辞任上市公司宁波港董事长一职的昔日高管之外,从今年年初至今,已经有13位上市公司的高管在任期中因为反腐风暴正在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从高管被调查的时间上来看,1月和2月,分别有4位高管接受调查;3月和4月,被调查高管的数量分别增加至7位和8位。

■原因

11人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或涉嫌严重违纪

在被组织调查的23位上市公司高管、上市公司实控股公司的高管当中,有11人被调查的原因是因为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或涉嫌严重违纪。例如,京能电力、昊华能源、京能置业等3家上市公司共同的控股股东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陆海军;云维股份的控股股东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军;中国石化的副董事长王天普;中国石油总经理廖永远;营口港董事长、党委书记高宝玉;文山电力的控股股东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祁达才;中海油服和海油工程共同控股股东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等。

■领域

13人来自于央企或央企控股上市公司

据新文化记者统计,在31家被反腐风暴所波及的上市公司当中,南方航空、宁波港、营口港、五洲交通等5家上市公司来自于运输业;还有4家上市公司隶属于汽车制造业;国电南瑞和南威软件等3家公司属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武钢股份和宝钢集团隶属于钢铁行业;京能置业和成都路桥则来自于房地产和建筑行业;民生银行的所属行业是货币金融服务;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海油工程、昊华能源、京能电力和云维股份均是能源类上市公司;而大庆华科、赤天化的所属行业则是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文山电力隶属于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置信电气、东方电气、石油济柴归属于制造业;中海油服所属的行业为开采辅助活动;号百控股则归类于商务服务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崔健所在的宝钢集团、李汝革和徐鹏任职的国家电网公司、冷荣泉工作的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祁达才工作的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吴振芳任职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等7人任职的企业均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央企;徐杰波和周岳海所任职的南方航空、王天普任职的中国石化、张猛任职的东方电气、廖永远所在的中国石油、孙文东所在的武钢股份等6人任职企业则是央企控股的上市公司。而京能电力、昊华能源、京能置业、赤天化、云维股份、宁波港、营口港等几家上市公司均具有地方国资国企的背景。

■年龄

60后占比近六成

据新文化记者统计,在23位被调查的上市公司高管、上市公司控股公司的高管当中,除东方电气的张猛没有公开资料之外,其余22位高管当中,有1人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6人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有13人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有2人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其中,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出生于1949年,是23人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位。而60后在22位高管中的占比显然最高,达到59.09%。

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分别是营口港的董事长、党委书记高宝玉;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陆海军;赤天化集团党委委员、原副总经理李欣雁;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军;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等6人。

在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13位高管当中,主要包括宁波港原董事长徐华江;南方航空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总会计师徐杰波;南方航空副总经理周岳海;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孙文东;中国石油总经理廖永远;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崔健;成都路桥董事长郑渝力;五洲交通的控股股东广西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强;中国石化副董事长王天普;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祁达才;国家电网公司党组成员、总会计师李汝革;国家电网公司产业发展部主任徐鹏。

而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南威软件董事长吴志雄均是上世纪70年代生人,也是16位被调查的企业高管当中,最年轻的两位。而且比较巧合的是,毛晓峰和吴志雄均出生于1972年,现年43岁。

■履历

14人曾在政府机关任职

在23位被调查的高管当中,除了东方电气张猛的履历不详之外,有8位高管是一直在企业工作,其中包括南方航空副总经理周岳海;赤天化集团党委委员、原副总经理李欣雁;云维股份的控股股东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和军;南威软件董事长吴志雄;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崔健;中国石化的副董事长王天普等。

其余14位曾经有过相关政府部门工作履历的被调查高管当中,冷荣泉曾经官至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党委委员;宁波港原董事长徐华江曾任中共慈溪市委书记;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陆海军曾经担任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曾任共青团中央委员会办公厅综合处处长;中国石油总经理廖永远挂职任甘肃省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

“行政审批流程复杂、程序繁琐,将官员的权力牢牢锁在了腰间。而一些上市公司高管、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高管因为有过政府工作履历,这也为这些人去接触政府官员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条件,当这种便利条件被滥用的时候,就为官商勾结提供了空间,为腐败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

■职龄

6人在上市公司工作超过10年

新文化记者统计发现,23位上市公司的高管或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高管当中,除了张猛在东方电气工作的时间不详之外,其余22人当中有6人在上市公司工作的年限超过10年。其中,武钢股份的副总经理孙文东在企业工作的年限最长,从1997年4月任武钢烧结厂副厂长,至2015年在武钢股份副总经理的职位上涉案,在企业工作的时间达到18年。

另外,南方航空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总会计师徐杰波在南方航空也已经工作了17个年头;王天普从2001年8月起任中国石化副总裁,接受调查时已官至中石化副董事长;此外,南方航空的副总经理周岳海、成都路桥的董事长郑渝力和民生银行的原行长毛晓峰在其所属的企业工作时间分别达到11年、15年和13年。

在上市公司工作时间最短的是南威软件董事长吴志雄,吴志雄担任南威软件董事长的时间是从2014年3月10日起,从任职至今年1月30日上市公司宣布吴志雄被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任职时间还未满1年;宁波港原董事长徐华江,其在上市公司工作的时间只有1年左右;中国石油总经理廖永远则是从2013年5月开始担任上市公司总经理一职,至廖永远被调查,还不到两年的时间。

“一些上市公司高管在上市公司任职时间已经超过10年,在上市公司当中的影响力肯定不小。而当这些人被组织调查之后,肯定会对上市公司带来非常大的不良影响,甚至会引起企业内部的动荡。”申万宏源的投资顾问向阳认为。

■反应

近六成上市公司股价不跌反涨

上市公司的高管或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高管被调查,通常会被理解为对上市公司将构成利空影响。不过,新文化记者在统计过程中却意外发现,在公司高管或控股股东高管被调查的消息公布当天或次日,31家上市公司中,除云维股份是处于停牌阶段之外,其余30家上市公司当中,只有9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出现了下跌。

反观剩余21家上市公司,在公布了公司的高管或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高管被调查消息的当天或是次日,除东方电气和营口港等3只股票是以平盘报收之外,其余18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均实现了上涨,占31家上市公司总量的58.06%。其中,宁波港的涨幅最大,在消息公布的次日上涨7.78%;五洲交通等在消息公布次日的涨幅也均超过2%。

■影响

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在谈及上市公司高管“涉嫌严重违纪”的负面影响时,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表示:“一些上市公司负责人片面强调上市公司特殊性,却把原则丢在一旁,对自己疏于管理、放纵权力,不仅破坏规矩、违反纪律甚至触犯法律,还败坏了企业风气和企业文化。既可能会令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出现滑坡,也可能对上市公司的形象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随着中纪委将反腐的重点转向央企和国企,在全国范围刮起的反腐风暴也开始不可避免地刮向上市公司。遭遇反腐,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巨大,既可能因此引发上市公司的股价出现长期停牌,错失随大势上涨的机会;也可能引发上市公司的股票退市摘牌、遭遇集体诉讼。”国内知名的财经评论员么志博认为,在上市公司高管、上市公司控股公司的高管被调查期间,上市公司的经营或多或少都将受到影响,比如上市公司内部的管理层、员工层信心动摇,斗志受挫,外部的上游供应商、下游销售商关系不再牢靠,消费者开始观望甚至用脚投票。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的企业形象也将会随之跌入谷底,之前苦心经营的良好形象将不复存在,要想在社会公众面前和投资者面前重塑正面形象的难度会非常大。因此,上市公司高管“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对上市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反腐风暴对每家上市公司经营影响不一,如有些上市公司特别是一些实际控制人出现问题时,由于他们基本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在上市公司各项规章制度都非常健全的情况下,这些突发事件对公司经营可能不至于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不管怎么讲,上市公司只要被卷入到反腐风暴之中,也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企业形象无疑会受到较大影响,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解读

只有挖出“蛀虫”才能更好地回报投资者

宋清辉认为,随着“打老虎”的深入,坐不住的不只是官员们,还有上市公司的个别企业家。企业家们甚至不知道能够庇护自己的官员们,是否有能力庇护他们自己。上市公司的企业家们通过金钱维系的道路,也在坍塌的烟雾中看不见前方。

“有油水的地方最容易滑倒,上市公司腐败普遍认为与招标中存在的腐败行为息息相关。”宏皓表示,上市公司负责人一旦走上贪腐之路,后果不堪设想。上市公司负责人出现腐败,不仅会带坏领导班子、损害企业利益、破坏市场秩序,还破坏社会公平、损失公共财产,甚至影响改革、破坏基本经济制度。从目前遭遇反腐风暴的上市公司来看,主要还是以具有国企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为主。在中国反腐大业中,国企反腐承担的是承前启后、决战决胜的关键环节,所以上市公司反腐的风暴必须有,上市公司反腐的战争不能输。

“如果不出意外,日后还会有上市公司陆续被反腐风暴波及,不排除会有更多的上市公司高管会在反腐风暴中落马。”宏皓说,只有挖出“蛀虫”,斩断利益链条,阻止利益输送,才能为国资国企安全运行、企业良性发展提供保障,才能为深化改革清除障碍,才能更好地为投资者提供回报。

新文化记者 孙宪超 实习生 邓敏灵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算一算三公经费中的公车帐

近年来一般公务用车超编超标配置、被部级以下官员公车私用等“车轮腐败”屡见报端。改革后交通补贴或成替代,其会被计算在公车运行费、还是一般公共预算基本支出的津贴补贴中,目前在各部门预算中并未说明。


霍营地铁新通道记官员懒政

“新通道”的建立,更像是一座耻辱纪念馆,让居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个别部门的工作作风、工作能力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到底有没有真的把人民群众的需求当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