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官员贱卖8亿元探矿权获赠200万北京住房

安徽官员贱卖8亿元探矿权获赠200万北京住房

19日,安徽省六安市原副市长权俊良因涉嫌滥用职权致5.2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受贿360万元在安徽宿州受审。这一案件也将当年“霍邱奖励门”、范桥铁矿低价转让背后的真相曝光于公众面前。

霍邱县至今仍为国家级贫困县,财政入不敷出。但自2002年开发铁矿以来,却爆发多起涉矿腐败案。权俊良一案只是矿产领域腐败窝案中的冰山一角。

官员6个亿奖民企被叫停贱卖探矿权受赠北京住房

地处大别山北麓的安徽六安市霍邱县,拥有全国第五、华东第一的丰富铁矿资源。2009年7月,安徽霍邱县政府宣布为鼓励安徽大昌矿业有限公司在当地建设“100万吨球墨铸造项目”,将奖励该公司6亿元。一个当时年财政收入仅7亿余元的国家级贫困县,拿出6亿元“奖励”一家民营企业?安徽省迅速派出调查组调查此事。

此后不久,霍邱县委、县政府承认“决策错误”,宣布“取消6亿元奖励”,但坚称项目审批程序“合法合规”,只是“急于求成”。这一年,权俊良任该县县委书记。

权俊良,1963年出生,2004年至2011年间任霍邱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在此期间,他与一个叫吉立昌的河北商人来往密切,此人正是安徽大昌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徽首矿大昌公司监事会主席。2009年“6亿元奖励”被迫取消后,2010年权、吉二人又开始“合作”铁矿转让事项。

范桥铁矿是当地一处具有相当规模的铁矿,已探明储量1.28亿吨。2006年,霍邱县人民政府取得该铁矿探矿权。2010年,该县决定将范桥铁矿探矿权直接“配置”安徽首矿大昌公司。在评估期间,权、吉二人商定转让价格不高于1.5亿元人民币。在得知评估价值为6.2亿元后,权俊良要求重新出具评估报告,将评估价控制在3亿元以内。

最终,权俊良“拍板”决定以2.89亿元的评估价格协议转让矿权,首矿大昌公司只需交纳1.5亿元,剩余1.39亿元以“优惠、奖励和减免税款”冲抵。经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审批同意,首矿大昌公司取得了霍邱县范桥铁矿探矿权。

为感谢权俊良,吉立昌向其行贿人民币73万元,2011年更是送给权俊良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住房一套,时价超过200万元。

后经安徽省价格认证中心认定,范桥铁矿探矿权评估价值为8.14亿元。权俊良涉嫌徇私舞弊、滥用职权,非法低价转让国有矿权,造成5.2亿余元的经济损失。

矿业富豪入“胡润百富榜”

搞定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

权俊良腐败案是“霍邱县铁矿之乱”链条上的关键一环。这个巨大的黑洞首次被关注,是在今年4月开庭审理的安徽省国土厅原正厅级巡视员杨先静贪腐案。

很显然,在2010年范桥铁矿探矿权转让中,权俊良做不了主,直接给他撑腰的正是杨先静。本该按国家规定必须招标、拍卖或挂牌的范桥铁矿探矿权,作价1.5亿元“直接转让”给首矿大昌公司的决定,正是经当时分管全省矿产资源矿政管理工作的杨先静违规批准。

违规转让范桥铁矿探矿权,只是杨先静被控三起犯罪事实中的一起。早在2007年,同样是吉立昌名下的另一家公司的霍邱环山铁矿部分探矿权已转为采矿权,按规定,余下矿区探矿权应注销收归国有。但杨先静“力排众议”,开会“拍板”决定大昌公司继续拥有4.88平方公里探矿权,吉立昌之后将其转卖,非法获利2亿多元。

为了给吉立昌牟利,杨先静可谓挖空心思、不惜铤而走险。2011年,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办公会研究,挂牌出让霍邱周集铁矿探矿权。杨先静不顾舆论质疑,两次擅自更改厅长办公会决定,强行挂牌出让,并为吉立昌的首创大昌公司“量身定做”只有其一家公司符合的准入条件,使该公司最终以5.1亿元的超低价格,获得价值16.9亿元的探矿权。

检察机关指控,杨先静在霍邱县范桥、环山、周集座铁矿的矿业权分立、出让、转让中,滥用职权,导致国家财产损失达18.9亿余元。在此期间,吉立昌先后给杨先静送去人民币1001万元、美元0.2万元。正如杨先静在庭审现场所说,“巨大的利益诱惑就像一个深渊,让我迷失自我,变得丧心病狂”。

吉立昌窃取国有铁矿,其背后还有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鼎力相助”。倪发科多次收受吉立昌价值数百万元的和田玉,帮其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吉立昌更是两度入选“胡润百富榜”,2010年以15亿元身家成为全国排名第28位的矿产富豪、“安徽矿王”。

矿产估值腐败将是审计重点

多位纪检、司法办案人员介绍,矿产资源“藏在地下”,腐败行为更加隐蔽,其估值随意,权属转移操作空间大、手法多,涉利巨大,成为近年来的“新兴腐败高发区”。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透露,去年对6个省的矿产资源审计发现,该领域腐败严重,不少领导干部直接插手干预矿业权出让,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今年,审计署将矿产资源作为审计的重点之一。

董大胜建议,加大矿产领域反腐力度,尽快清理归集历史地勘成果,摸清国家探明矿产数量并完成有偿处置;进一步公开矿业权出让转让,坚持以招拍挂为主,严格限定协议出让范围,压缩权力寻租空间;合理划分各级政府间矿业权审批权限,提高矿业权准入资金、技术等方面资质条件标准,加强矿业权评估行业监管,规范评估行为。

“要解决矿产腐败高发态势,除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和权力监管,完善行政审批流程、政务公开等体制机制建设。”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建议,削减地方政府行政配置矿产资源的权力,提高市场化和公开透明度,引入社会听证、媒体监督等机制,将资源配置过程置于公众监督之下。

据新华社

(原标题:六安原副市长腐败案揭贫困县“矿权”黑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