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价值数亿元土地被三次以1元贱卖

广州价值数亿元土地被三次以1元贱卖

新华网广州2月16日电(记者 王薇)“广州史上最大贪腐案”白云农工商系列腐败案一审宣判刚过去两个月,又爆出白云农工商曾经的托管方——广州产权交易所将价值数亿元的广州第一生态楼盘——广地花园1元钱“贱卖”事件。这一纠缠了8年的事件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

1元钱股权交易三次上演

广地花园位于广州番禺黄金地段,是广东省番禺广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0年开发建设的大型社区,规划总建筑面积58万平方米,截至2014年11月,已开发建成27万平方米,还有31万平方米未开发。

广地公司成立于1997年,其中,广州市海珠区粤海贸易公司占股55%,国有控股的英德市华鹰国际投资公司占股45%。因后续投入资金缺乏等原因,2004年11月3日,广地与广州产权交易所签订两年托管协议,拟通过股权转让引入投资者。

2006年10月23日,离托管到期还有10天,产交所将广地公司100%股权以1元钱的价格,转让给广东决胜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广州市泛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于10月25日进行了股权变更。而广地公司大股东粤海贸易公司认为这是“被转让”,不认可这一结果并一直在争取权利。

广州市番禺区工商局公开资料显示,之后,8年间广地公司的100%股权又两次被1元钱“贱卖”,分别是2011年6月3日被转让给万泽集团等两家公司,2014年9月12日被转让给广州市臻道房地产实业有限公司。

初始大股东称“被转让”

产交所受访时称,2005年3月,产交所和广地公司共同委托广东诚安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广地公司进行财务审计,结果显示广地公司亏损1.3亿多元,资不抵债,面临破产。根据托管协议,产交所于2005年9月30日在南方日报上发布公告,公开召集社会投资者,转让广地公司100%股权。

产交所当时特管办的邱先生称,公告的20天内,没有一家公司提交意向书,产交所又在自己的交易网站上延期公告,直至2006年3月,确定“转让”给决胜公司和2006年1月刚刚注册的泛美公司。

据产交所提供的一份录像资料显示,2006年4月10日,粤海贸易公司法人代表杨勋崇签订了工商变更手续资料和股权转让协议。

而粤海公司则认为,最初拟定的股权交易合同中明确约定,股权转让时应以资产评估报告结果为依据。而审计报告中399元/平方米是1994年土地购买时的价格,不是2005年的市场价,如此算法当然“资不抵债”。

杨勋崇还表示,出于对产交所的信任,在被要求提前签订工商变更手续时,他确实在工商变更空白合同资料和转让协议上签过字,但没签日期,也没盖公章。广东明鉴文书司法鉴定所的鉴定书显示,签名确属杨勋崇字迹,但印章非粤海公司的。

“1元钱”一笔转手就6亿元

记者了解到,决胜投资和泛美公司自2006年10月正式接手广地资产后,并未按双方约定偿还广地公司所欠债务,也未开发新土地,而是于2007年底又以1元钱“卖”给了万泽集团等另外两家公司。尽管没正式变更工商登记手续,但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6月,万泽集团累计汇出6亿多元至中间托管方——广州市君通拍卖有限公司用于收购广地公司的资产和股权。该公司法人代表张剑锋已于2013年因经济问题被收审。

从2006年到2014年,土地价格飞速上涨,1元钱股权转让却一再上演,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记者多次向决胜投资和万泽集团求证相关情况未果。

“这就是陷阱!跟托管白云农工商完全一样的手法,虚设债务、低估资产、非法转让,将广地公司股权转给其他公司,然后通过第三方平台非法获取暴利。”一位当事知情者说。

“《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规定,企业以非货币形式取得的收入,应按公允价值确定收入额。公允价值,即指按市场价格确定的价值。税务机关应按上述规定对本案作出认定和处理。”国家税务总局法律顾问王家本律师说。


总有人为芮成钢的倒下而心碎

每个偶像的倒掉,都令人心碎——是的,就像拆掉一个精美的包装盒,发现里面装的是一坨垃圾一样,是令人心碎的。但若因此去批评一坨垃圾野心勃勃地钻进了精美的包装盒里,总是有些言不及义。


“无颜回乡”与“老无所依”

春节,为了那期盼了整整一年的殷切的目光,你无论成败,都应该马上出发,尽快回家。只有家,才存在完整的接纳和关爱——即使被现实压力逼至墙角的人,只有团圆,才能感到自己并非一无所有。


爱是最佳存在方式

她的一个闺蜜很爱丈夫,俩人想让自己的生活充满爱和美,于是每次做爱到接近高潮时,俩人便暂停,一起念几句诗,然后再进入高潮。听上去真够惊世骇俗的,可是人家乐此不疲。


舆论和大学应各自守住界限

如何处理好媒体报道、舆论监督和学校自主办学的关系,厘清舆论监督和学校自主办学的界限,也是南科大改革,以及整个中国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现代学校制度建设中,值得探讨的一个重要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