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调查校园“牙签弩”:射出钢钉可刺穿猪肉

央视调查校园“牙签弩”:射出钢钉可刺穿猪肉

解说:

它是一个工业产品,它被称为危险的“牙签弩”它竟然成为风靡校园的玩具!

小学生:

能穿墙穿砖头,还可多人玩了。

小学生:

对,很多人玩。

解说:

全国找不到一家注册生产企业,但“牙签弩”却几乎遍布全国!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市场监管局企业监管科科长 李志勇:

像这种没有达到国家强制性标准的,或者是没有认证的,都是禁止销售的。

解说:

电商开始下架,各地开始严查。

《新闻1+1》今日关注:“牙签弩”,为什么可以流行校园?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前几天“6.18”是年中的又一个电商促销的日子,为了配合这个日子,也有所谓的专家来进行分析、演讲。比如说谈论消费投资和市场价值。那么也就是说翻译过来的话,谁的钱最好挣,他认为少女的钱最好挣,少女大于儿童,儿童大于少妇,少妇大于老人,老人大于狗,狗大于男人。很多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狗居然比男人钱还好挣,这个对不对?咱们另说了。但是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前面,少女大于儿童,先不管大不大于儿童,少女也是小孩,也就是说头两位都是年龄比较小的人。孩子的钱好挣,可是挣孩子的钱您就得守住法律的底线和良心的底线,因为一旦出问题的话,那危害太大了,前面有三鹿奶粉这样的一个事件。

然后前一阵子有校园门口的时候,五毛辣条:高盐、高糖、高油等等,北京全下架。那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一个你手眼都能够看得出来的儿童玩具,非常危险,我们先看一段视频,它有多危险。

(播放视频)

白岩松:

这个凶器说叫玩具,这个玩具叫“牙签弩”,现在在从北到南的中国的小学、中学里头非常非常的流行。前些天我都听到我家乡的人告诉我,哎呦,现在校园里特别流行这个“牙签弩”,非常非常的让人担心。的确,看刚才的试验,它的杀伤力够强的,您可以去想象,如果小孩在玩的时候,一失手,射向了同学后果会是什么?来,今天我们就关注这个危险的“牙签弩”。

解说:

最近几天,这个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孩玩具,正在引发全国家长们的惊恐。千万不要玩“牙签弩”,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中,这是孩子们不断接收到的警告。

记者:

有没有同学在玩“牙签弩”?

广州市小学生:

有。

记者:

很多人玩吗?

广州市小学生:

对,很多人玩。

广州市小学生:

就觉得很刺激,射得很远。

记者:

你们知不知道牙签弩?

小学生:

知道,能穿墙穿砖头,还可多人玩着。

记者:

我想问一下你们班里同学有没有玩牙签弩的?

小学生:

有。

记者:

有?你们现在几年级?

小学生:

三年级 

解说:

然而,已经风靡各地校园的“牙签弩”,真的属于玩具吗?与此同时,关于“牙签弩”还有这样一个现实:搜索各类信息,在全国,你找不到任何一家企业,在注册生产类似“牙签弩”这样的玩具。但是,这个被称作“牙签弩”的产品,它的销售,却是遍及大江南北。

李志勇 :

像牙签弩属于弹射玩具,弹射玩具国家是实行强制性认证的,像这种没有达到国家强制性标准的,或者是没有认证的,都是禁止销售的。

解说:

还有一个更可怕的现实,像这种没有正规生产企业、被明令禁止销售的产品,却出现在很多的城市,而且就在校园旁边的小商铺中售卖,价格便宜。

记者:

你们玩这个多少钱一个呀?

小学生:

三块,大的五块小的三块。

记者:

你记得它射的远吗?

小学生:

远了

记者:

这种多少钱?

贺州市玩具批发店铺老板:

4云。

记者:

威力怎么样?

贺州市玩具批发店铺老板:

威力肯定没有贵的好,贵的要卖13块。

玩具批发店老板:

最多就是一块(元)的,五毛的东西,它成本价才两三毛钱、三四毛钱。

解说:

是谁,制造了这些危险的“牙签弩”?没有任何标致,为什么这些三无产品,仍然可以在一些文具店里销售?此外,在淘宝、京东等这样的电商平台,一直到昨天之前,“牙签弩”也都同样可以买到,甚至还可以赠送各种材质不同的剑体。直到近日媒体对牙签弩的危险性进行集中报道后,这些网购平台,才将所有“牙签弩”商品,紧急下架。

但是,不少电商卖家还在打游击,不但换了“马甲”继续卖,有的还因为风声紧而涨价。而在一些中小学周边,即便监管部门开始查处,但仍有卖家敢私底下悄悄卖给学生。

记者:

你去的时候(店家)和你说什么了?他就不给我们买了?你就直接让他拿就给你拿了?

初中生:

嗯,对,直接说。

记者:

是不是被查过啊?

小学生:

嗯,好像被查过一次。

记者:

现在就是不摆在明面上卖,悄悄也会卖是吧?

小学生:

嗯。

解说:

网上,线下,这些孩子们买到的“牙签弩”,到底有多危险,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就有人进行了实验。

(视频)

主持人:

换成硬纸板以后,这个牙签依旧射穿了纸板,并且扎爆了气球,不过这次它没有飞出去,而是卡在了纸板上面。现在我们换成了家里面用的普通的透明玻璃再来试试看。

缝纫针虽然被弹了回来,但是在玻璃表面砸出了一个坑,留下了非常明显的痕迹。

我们用一块猪肉来模拟人体,看看如果用牙签弩射出像这样一枚钢针的话,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这两枚钢针已经深深地插入到这块猪肉里面……

解说:

发现危险,开始呼吁,学校提醒,家长警告,但遗憾的是,近半年时间,“牙签弩”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在校园内越来越流行。一直到最近几天,在舆论的关注下,全国各地的工商、公安和市场监管部门,开始了对牙签弩,展开清查。

白岩松:

其实在儿童时代,在校园里头危险的玩具一直都有,但是还是很难有大规模的这种生产的方式,而且迅速的铺遍全国。比如说在这个过去很多年头里头,这个弹弓子,用自己做的这种气枪等等都有一定的杀伤力,不过因为它有的时候是自己做,它是极小规模,而且老师监督的也非常非常严。虽然也制造过很多危险,但是总体上来说没有像“牙签弩”这样一个铺遍全国的概念。

我们来看它的一个状况,售卖商,然后在学校周围的玩具店里头、玩具批发市场、电商平台上都可以去找到它,价格的区间一块钱到三十五之间,显然针对的就是孩子们。而且一个特别加之引号,“有趣”的这种现象是当开始被禁了,开始被查了之后,人家价格反而却上涨了,不好买嘛。然后范围你看波及从北:黑龙江,到南:云南、四川,从西:重庆、辽宁,到东:山东、内蒙古、湖南、广东等等,很多的地方都有,孩子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流行,这流行可就意味着一种非常大的风险,幸亏这两天,尤其从今天开始已经进行严查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的所长童小军,童所长您好。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 童小军:

你好。

白岩松:

首先虽然今天开始查了,但是这个查的似乎有些被动,它已经形成了一个流行的一种网,在全国已经铺开了。在这种情况下查似乎有些被动,您怎么看待这个被动?

童小军:

我从个人来说这个现象实际上,这种被动我倒是首先觉得是有积极的含义,也就是说对这样一个现象,大家社会关注到了,不论是个体的这种提醒这个危险,以及家长们的呼吁。总之就是官方有一定反应,也就是公安和工商部门联合来对这样的一个现象进行治理,我觉得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是这个被动的确也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也就是说这个事情你看从生产,一直到进入销售渠道,而且这么大范围的这个铺开了以后才有了这么一个行动,而且这个行动可能也是各地方在进行,并不是一个全国,或者是统一的行动。所以从被动,从这个角度来讲,恐怕还是有待改进,而且这个事情你看从第一次提醒这个事情有多危险到现在已经半年都过去了,所以这个从时间上、从行动上、组织形式上都有很多的改进的地方。

白岩松:

你看童所长,不管您说有一定的积极的意义,包括被动当中也有让大家去担心的东西,时间的原因等等,比如说我认为涉及到孩子,涉及到校园里头的危险的这种玩具它就不是小事情,一个理想的状态应该是这样,没有厂家敢生产这样的东西,假如有人敢生产了也没有销售渠道敢卖这种东西。而假如有销售渠道真敢卖了这种东西,一经发现立即就会引起监管的注意,这是一个良性的东西,您怎么看待层层失守,最后到了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才开始去反查。

童小军:

这个事情实际上就是对应前面我讲的积极的,也就是在最早,或者是更早的时候,我们可能对这样的一个大规模,或者说这种事情,我们从官方可能都不见得能够介入。那么现在有一定的介入,那这种层层失守实际上也反映出我们官方行动的不利,但是更深层次的是反映出来我们整个的社会对儿童保护的意识的缺乏。也就是说什么样的东西对孩子们有影响,而且是对他们绝对是有伤害的,这个事情我们大家都比较迟钝。

白岩松:

童所长,其实有的时候你看这个东西真查起来时候,各个地方用的说法其实都各不相同,说明它没有一个统一的,比如说法律这样的东西,大家都约定俗成的知道,这是他违反了什么东西,到底倒追到源头,为什么企业敢生产这样的一个东西,那在这次追查过程中,您觉得是不是应该追到源头去,然后追责,让全社会都意识到?

童小军:

没错,您说的太对了,对,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三个层次其实最最根本的,或者说从一个事情出现,它一定是从最开始的生产的角度,所以如果要追查,如果是有效,就不是我们去清理这个市场,而应该是追究厂商。但是如果往厂商去追究的话,这就牵扯到整个生产的管理,比如说这个生产的厂家是正式的吗,还是非正式的。如果是正式的,那这个厂商是怎么获得这个批准的。所以总体来说就是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说孩子们的这种用品,不论是玩具,还是用品,还是食品,我们都应该有一定最最底线,而且最清晰的底线,就是一旦你触碰我就不是这种说我去查,把它下架就可以了,我可能需要采取更严厉的停产、罚款,加上我们讲的治罪,这就是我们讲的量刑。如果有这样严厉的手段的话,我相信这个事情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白岩松:

那接下来其实还涉及到一个流通的渠道,可能有一些不法的企业,可能会偷偷的生产,它可能也是三无等等,但是生产出来,它光生产没有用,它不能一个人一个人去的卖,它必须进入流通渠道。而一旦进入流通渠道,包括电商等等,就相当于自首,见光死。但是这次我们发现它没有见光死,大家还大摇大摆的在那儿卖,不管店里头,实体店,还是这种电商店,怎么在渠道上也能制止这种危险的玩具?

童小军:

那就是从销售的角度跟我们讲的生产一样,也有严厉的这种措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我们整个的社会对这样的现象要有认识,尤其是家长,还有学校,以及我们这种旁边的这些人对这样的事情要有很好的认识,然后有很好的及时发现,及时报告。报告之后有及时的处理的措施,然后让销售商们根本不可能把这个东西摆上桌面,这样的话这个事情就可以得到解决。那我们现在不是这样,你比如说我们讲的查了,查了它换一个地方打游击,它还可以去卖。所以像这种事情,我们卖它一定是买卖双方都存在,就是卖的人有这种利益的诉求,那么买的人对这个东西危害没有认识,所以才出现这样的。因为用的人都是小孩子,那么买的人,要么就是小孩,要么就是大人,那么这种买卖的这种循环,实际上就反映我们整个的,卖的违反这些法律的这些人没有很好的措施,对买的人,也就是说对我们整个的社会、对儿童保护的这种意识的教育,我们也不到位。所以就是对这个事情等于各方,其实这个事情反映出来我们各个环节,整个社会对儿童保护意识的缺乏,而导致现在这种状况。

白岩松:

好,一会儿有问题我们继续在探讨,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个“牙签弩”为何可以在校园里头去流行,而且更让人担心的是“牙签弩”本身已经够危险的了,但是比这“牙签弩”更危险的是它居然可以一路绿灯的走到孩子的面前,来到孩子的手中。

解说:

今天,尽管“牙签弩”已经在电商平台被下架,尽管各地已经在查处学校周边的文具店,但是,回看“牙签弩”在校园内的流行,我们不知道,“牙签弩”会不会就此绝迹,孩子们的手里,还会不会出现新的危险的玩具。

(微信配音)

实在可怕,“牙签弩”在学生圈中风靡!

这哪里是玩具,明明就是一把“凶器”!提醒孩子千万别玩!

解说:

最开始,这种“牙签弩”玩具,先是占领了不少家长的微信朋友圈。别看它们体积小但杀伤力着实不小,家长们,在急切着传递着自己的担心,并呼吁要禁售。

学生家长:

太危险了,因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东西会流到市面上来,我觉得发现了任何大人都要制止这个东西。

学生家长:

射到眼睛好可怕的事情,如果脸的话,也可能会破相。

解说:

随着微信朋友圈的不断扩散,“牙签弩”,也引起了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的注意。湖南、云南、山东、四川,公开报道显示,各地频频紧急下发通知,借助校园广播、家长微信群,通知学生禁止购买牙签弩。

嵊州市鹿山小学副校长 郑晓明: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了关于“牙签弩”的危险的信息,我马上就转发我们的班主任,让我们全体老师警示。

解说:

家长呼吁,学校行动,媒体开始大规模进行报道,他们不仅调查了牙签弩的危害性,暗访学校周边的售卖,而且也发出禁售的相关评论。随着媒体介入,不少家长和记者开始向监管部门进行举报。事件发展到最近几天,各地的工商、公安等部门大举出动,各类“封杀”、“清查”、“下架”牙签弩的消息,见诸媒体。

南宁市工商局朝阳工商所 方霞:

按照产品质量法三无产品是下架处理

解说:

但是,仔细观察各地的处理发现,处理标准和负责部门,都不尽相同。比如广西、浙江等一些地区的执法部门,是以“玩具产品”的相关标准对“牙签弩”进行查处的。检查人员发现,一些所谓精品“牙签弩”,包装上虽然标注产地义乌,却没有明显的厂名标志,而其它多为三无产品。

而在黑龙江等一些地区,则有警方介入了对“牙签弩”的摸排清查。他们是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弩”属于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来进行处理的。

哈尔滨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治安大队大队长 董林:

我们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予以依法进行处罚,看他的情节,如果小额数量罚款处罚,如果数量多的话,治安拘留。

解说:

无论是公安还是工商和城管,“牙签弩”,究竟该哪个部门监管?或许首先要定性,牙签弩,到底是“玩具”还是“弩”?目前,各地的查处,还未形成统一的意见。

白岩松:

我们来看还无法形成统一意见的背后,在黑龙江哈尔滨公安部门出动,然后利用的是《治安管理处罚法》;云南玉溪是教育局联合公安、工商部门,然后学校周边商铺的禁售;广东东莞是公安联合教育、工商、质检增部门清剿“牙签弩”,深挖产销的源头;广西南宁工商部门它是作为三无产品里下架,其实各自手中拿的武器并不相同。其实这个背后就反映着没有一个统一的,比如说零容忍的这样一部法律法规,拿出来只要是类似这样的危险的东西,针对孩子来的,我拿它就立即好使。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的所长童小军,童所长您觉得这件事“牙签弩”出来了之后,而且当然有了这个小半年的一个延迟期,现在终于开始严打了,可是各地用的手段都不同,它反过来在提醒我们什么?我们真正缺的是什么?

童小军:

其实你刚才说的特别正确,也就是我们缺的就是一个大家都可以拿起来就可以用,而且又有效的这样一个法律,或者说我们讲法令,也就是说你拿起来你可以让这些生产厂家,一旦他触碰了这样的底线,你用它是可以让它整个企业受到严重的创伤,甚至是不可以存在了。

那么对于商家也是一样,你用这个法律,你只要触碰了这个底线,也就是对孩子们有害的这样商品的出售,那么你整个商场就一个劣迹的记录。那么未来可能在你整个的销售,以及你进入到商业活动的时候,可能都有一个污点,让你不太好用。

我们讲整个学校,或者说整个社会这个环境里面一旦你的周围也这样的在卖,而且能够持续的进行,那么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治理的部门恐怕也应该承担责任。所以说应该有一个,大家都可以共同来遵守的,这样的一个东西,而且这样的一个东西,实际上也一个最基本的,需要我们全社会都有一个共识的,就是孩子们究竟有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是不可以做的,就是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我们整个社会在整个的经济活动当中有哪些东西是不可以去做的,这个我们需要有共识,而且把这个共识写到相关的生产的,比如我们讲的批准证获得,以及生产产品的认证,以及到后面进入销售渠道,以及获得销售权的这样一些厂家,或者说我们讲的商家等等,都应该把它贯穿在这个里面。那这样我们的这个事情就可以很好的来处理。

白岩松:

童所长,其实在针对孩子的情况,因为我们在做新闻的时候也长期在关注,但是最近越来越有一个困惑,这个困惑就是孩子的这种产品,我们现在不缺方向,但是我们缺方法。你看方向上我们说要用最严苛的标准,孩子是祖国的未来等等等等说的非常多,但是一具体一落下地来的时候,发现就不一样。我举一个例子,前不久北京全面下架学校周边的五毛辣条,这件事你肯定只有,因为五毛辣条它是高盐、高油,然后又高糖。但是全国其他的地方有很多地方并没有跟进,我在节目当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说“北京孩子怕这五毛的辣条,一定全国的孩子都怕”,但为什么不能实施统一的标准,您怎么看待这个,我们不缺方向,但是现在的确缺方法。

童小军:

这个方法实际上我自己认为还是一样,就是没有一个从儿童视角来制定所有法规,或者说我们讲的行为准则,比如说刚才大家说东西到底是“弩”还是一个“玩具”,我们其实都是不能确定的,那这个事情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儿童视角。所以就觉得你看我们治理的时候,都是拿着成人法,我们没有一个专门针对儿童这样的东西,成人法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按照成人法的话,这个东西其实是不在这个范围之内的,它讲的这个弩是它有尺寸的这个规定,以及它的整个的张力等等的这样一些规定,都是按照成人的这个东西来明确的。你如果拿着这个东西,你拿着这个条例去管这个,我们现在讲的“牙签弩”,这个实际上不合适,但是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是对孩子有害的。

实际上你讲的太正确了,就是说我们需要有一个可操作的,能够针对儿童的这样的,他的身心健康成长的这种标准的这种东西,那这个东西有些是我们缺,你比如说像食品部分,我相信我们是比较缺,比如说我们经过了“毒奶粉”等等这些事件以后,有改进,但是仍然屡禁不绝,因为现在的这个食品确实是不管是材料,还是什么,科技是发展的飞速。

白岩松:

另外您还有十几秒的时间,因为我们直播的节目。

童小军:

我要说的就是说你像玩具这个事情给我们带来的就是,其实儿童的这个健康成长是需要各方协力,但是最托底的是需要国家出面来进行,我们讲的制度的托底。

白岩松:

好,童所长,时间到了,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析。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