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遇难者亲属举行清明祭仪式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遇难者亲属举行清明祭仪式

新华网南京4月5日电(记者杨绍功)“亲爱的妈妈,儿子和家人现在过得很好,你安息吧!”8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在纪念馆的“哭墙”前边跪拜边向母亲告慰。5日,50多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部分史学家和日本友好人士在这里举行清明祭扫,悼念被侵华日军杀害的遇难同胞。

祭扫开始前,飘零了一早的细雨忽然停了,倒春寒的冷风吹动着“哭墙”边刚吐出嫩芽的桑树。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在刻有10505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姓名的“哭墙”前焚起香烛、献上花圈。9时30分祭扫仪式开始,人们在低沉的音乐声中向遇难同胞默哀1分钟。

这是去年国家公祭日之后,对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首次民间悼念,也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哭墙”建立20年来的第20次“死难者清明祭”。

87岁的幸存者向远松身板挺直地走到话筒前,代表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发言。他说,“哭墙”上刻着遇难亲人的名字,让他们有了灵魂的归宿,这是对遗属的慰藉。清明节在“哭墙”前祭祀,不仅是为了告慰亲人,更是为了呼吁制造历史悲剧的始作俑者以史为鉴。

人群中,向远松的女儿向绍荷听着父亲的讲话,握紧了手中印着伯父遗像的册子。她的伯父是大屠杀遇难者中为数不多留下照片的人。在那张纸边已经发黄的遗像上,有日本铭心会南京友好访华团团长松冈环自2012年4月4日以来的4个签名。“每年一个,这对我们的亲人也算一种告慰。”向绍荷说。

第85次来华的松冈环,至今已有6次参与遇难者的“清明节祭”。她在仪式上对遇难者表示了深切的悼念。提到那一年一个的签名,她显得有些激动:“遇难者家属年年找我签名,是因为他们的心灵没有得到抚慰,我也希望日本政府能端正历史观,向遇难者和他们的家属作出真诚的道歉。”

86岁的夏淑琴老人带着孙女和曾孙向“哭墙”上的亲人敬香祭拜,这位曾经代表幸存者为国家公祭鼎揭幕的老人,面对“哭墙”跪在祭案前紧闭着嘴唇。“为了告慰遇难同胞,我们将继续为历史作证。”她在祭祀后对记者说。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清明祭”表达的是南京人对历史的沉痛记忆,祭奠遇难同胞是为了铭记历史、开拓未来,也是为了表达我们追求和平发展的决心。

仪式结束后,在纪念馆参观的游客涌到了“哭墙”边。来自北京的初一学生谢欣雨把1支白菊轻轻地放到墙根下,她与母亲特意赶在清明节到纪念馆来悼念。“这是我们民族的伤痛,我们不会忘记。”她说。

据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统计,国家公祭日之后,社会各界到这里来表达悼念的人数迅速上升,仅今年一季度纪念馆已经接待约150万人,是去年同期的两倍。清明节期间,每日进馆人数达3万以上。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农民打虎图:有了出气的时候

过来围观的邻居都以为老屈画的人脸意有所指:“这个死老虎是刚刚去世的那个×××吧,那只活的不是那个还没开审的×××吧。”老屈两手一摊,摇了摇头:“还真不是。只是象征性的意思罢了。”


大学生“要佛”吗?

广东千年佛寺东华禅寺推出“我佛要你”招聘广告,近日火遍朋友圈,该广告据称点击量高达100多万,一时间4000余份履历蜂拥而至,其中不乏国外名校毕业生。“我佛要你”,一年年面临“史上最难就业季”的大学生们应不应?


拿钱表悲哀是现代人最大悲哀

人们可以接受代驾、代笔、代考,甚至已经开放到到接受“代孕”——但就是不能接受代祭,这种关系到灵魂世界的事。虽然花钱扫人代祭可能有很多原因,比如没有时间、被关押的犯人,还有移民海外的人


京城警界换“掌门”

王小洪在郑州搜查“皇家一号”的轰动效应,与前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扫除“天上人间”颇为类似。2013年11月1日晚上,来自河南新乡的一千多名警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人山人海的“皇家一号”,被带走的人“押了十几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