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动批大红门2千多商户签约天津商城

北京动批大红门2千多商户签约天津商城

北京晨报讯(记者 陈琳) 昨天,位于天津西青区大学城的卓尔电商城正式与3000多商户签订认租协议,这其中有2000多商户来自“动批”、“大红门”等北京老市场。因此这里又有了一个新名字——“新动批”。随着“动批”大规模外迁进入倒计时,预计年底前,还将有近2000北京商户签约天津卓尔电商城及小百货城。

昨天一大早,从北京动批、大红门赶来的商户一批批分拨来到“新动批”卓尔电商城,不到一小时,商城前厅就挤满了商户。“新动批”的沙盘上有十多幢大厦,包括服装城、鞋城、小商品市场、尾货馆以及相关的公交、物流、仓储等配套设施。据卓尔电商城副总经理张宏权介绍,卓尔电商城可容纳6000商户,可安置北京“动批”中五成商户。计划到“十一”,第一座服装城将开业,年底前另有两座服装城和小百货城也将开业。

按照西城区8月初公布的疏解方案,今年底前,“动批”摊位要减少60%以上。腾退1.2万户,20万平方米,东天意市场实现整体疏解;2016年,“动批”基本完成搬迁,“官批”、“天意”、“万通”全面启动疏解;2017年,“动批”等区域批发市场全部完成疏解任务。近日记者在“动批”天和白马市场看到,继天皓成之后,这里的人流量也在急剧减少,商户们大多无心经营,有的商户早已在天津、河北开分店,随时都可以搬走。东鼎和合众批发市场虽然人流量较大,但是以促销的商户居多。商户李先生说:“搬迁已成定局,晚搬不如早搬,先搬的还可以享受当地的优惠政策。”

大红门商户林时业表示,除了天津,此前他们还去过廊坊,之所以考虑天津,是看中了卓尔电商城的“线上线下”服务。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名胜古迹为何逃不过刻字命运

也许有人会说,古代的文人墨客不也喜欢到处题诗刻字吗?题诗刻字,本是一种文化传统,何必上纲上线?且不说古代没有文物保护法,仅就题诗而言,你写的“××到此一游”,与古人的题诗写词相比,极无文学内涵和技术含量,可相提并论?


反复存取10元钱是否储户自由

试想,三人三天内霸占银行两个柜台,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将10元钱存进取出,这中间耽误了多少储户的时间,侵害了他们多少权利!这还不算给银行造成的成本损失和对银行办事人员造成的精神损害——后者在这三天中感受到的除了屈辱还是屈辱。


党媒记者们的价值去哪儿了?

党媒记者的困境很多时候是一种定位困境,在社会的关注期待和政治的强制约束下,定位自己是非常困难的。而解决困难的办法似乎只有逃离,要么转行干点别的,成为党媒工作的旁观者;要么自己当上领导,成为党媒工作的裁判员。


改革一直进行却非你要的那种

别人的改革,你认为是反改革,分歧至此,只能说明,别人的改革不是你想要的改革,而你想要的改革,已经死去。改革,本来就是一个中性词,“改”与“革”,改变,变革,都是变化的意思,谁也没有保证,变化就一定朝着你所希望的那个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